“娘,您这是怎么了?”花满月看着花老夫人那一脸急切又紧张的样子,担忧的问了句。

“外祖母?”洛宁拉着花老夫人,也是担忧的看着。

这刚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?怎么突然就跟做了贼一样的小心翼翼呢?

“唉!”花老夫人看着她们二人,抿了抿唇,低声道:“朱老的那房子价格可不菲,而且我听说朱老那人抠的很。

之前有个人跟他夫人借了十两银,他都能堵人家家里讨要呢!”

洛宁和花满月面面相觑,这个她们有关?

花老夫人瞧着她们二人脸上那副不解的模样,道:“宁儿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,哪来的银子买那么大一座府邸啊!我这不是赶着去找你外祖父商量商量,免得到时候朱老冲上门来要银子。”

洛宁听着花老夫人的话,嘴角微微弯了弯,外祖母这是在替她着想呢!

“外祖母,您别担心,银子都已经给了朱老,我还同意朱老住到他离京那日呢!”洛宁轻声宽慰了句。

这不说还好,一说花老夫人更上火。

“小姑娘家家的哪里有银子呢!你该不会和那些人借的吧?那利息可高了!”花老夫人急得又坐不住了,一把起来就往外冲,她得让老头子赶紧筹钱!

“外祖母!”

“娘!”

洛宁和花满月异口同声的叫了句。

“外祖母,您放心吧!那些钱不是借的,很安全。”洛宁无奈的笑了笑,道:“您别担心,宁儿既然要和娘亲搬出去,就断不会惹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来给自己添堵啊!”

“娘。”花满月也在一旁唤了句,目光却是朝着喜鹊那边看了眼。

花老夫人瞅着花满月的目光,脑子一下子想到了许多,好一会儿才弯了弯戳,喃喃的道:“王爷真好,王爷待我们家宁儿是真心的好啊!”

洛宁:……好吧,好人都让夜景澄给做了。

“你们倒是早点说,那我也不用这么担心了。”花老夫人舒了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,拿手扇着风,这秋风飒爽的季节,她愣是给整出汗来了。

“娘,您这风风火火,我们都还没说话,您就急着出去了。”花满月无奈的说了句。

“咳咳,你这倒是怪起你娘我来了?”花老夫人尴尬又不失家长的威严,冲着花满月就瞪了一眼。

“外祖母,娘亲哪里是怪您呢!”洛宁在一旁帮腔道:“您这是太过担忧我们了才会着急的,娘亲这是心疼了。”

“还是我的宁儿贴心会说话呢!”花老夫人憋着嘴,不高兴的看了眼自家女儿,还是外孙女贴心。

“娘!”花满月嘴角勾着一抹无奈的笑意,轻声道:“娘,刚刚宁儿说两家离得近,看看能不能做个连廊相通。”

“这主意好啊!”话老夫道:“整面墙打通都没问题!”

“娘……”

“呵呵呵,娘开玩笑的。”花老夫人抖了下眉,道:“那这件事我就交给你花生舅舅去办。”

“唉!不过你们要搬出去,我这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。”花老夫人叹了口气,看着洛宁她们二人,道:“不过我也明白的,这段时间你们也是受委屈了。”

“娘,我们没有委屈,只是怕闲话多了,让您和爹爹兄长们为难。”花满月道:“等我们搬出去了,一切也就恢复往常了。”

“唉!”花老夫人拍了拍花满月的手,轻声道:“可是等宁儿出嫁了,你就一个人了,难免孤独。”

“祖母,姑姑,表姐。”

花花的声音打断了院子里略显沉闷的气氛。

“小花你来找你表姐玩么?”花老夫人看着大大咧咧的花花,嘴角微微扬起。

“才不是呢!”花花道:“我是听说表姐要搬出去,心里舍不得!”

“你怎么也知道了?”洛宁诧异的问了句,这下人告诉花老夫人也就罢了,难道这么短的时间就人尽皆知了?

“我过来找祖母的,刚进院子就听外头的下人再说这件事,我这就忍不住进来了。”花花撅着小嘴儿,不舍的看着洛宁道:“表姐,人家舍不得你走嘛!在这儿住的不好吗?”

“在这住很好,只是……”洛宁也不知道怎么跟眼前的小姑娘解释,最后只能无奈的笑了笑。

“你这丫头,这事儿就不用问了,再说了,你表姐她们也就是搬到了旁边而已,又不是天南地北十年难见。”花老夫人对着花花道:“先说说你来找祖母做什么呢?”

“旁边?”花花眨眨眼,显然还不能明白这旁边是几个意思,“祖母,我来是想跟您说,彩云姐来了。”

“彩云来了?这不是还没半个月吗?”花老夫人的心一下子又被提上来了,嘀咕道:“莫不是老二媳妇的事出了岔子吧?”

“外祖母,您别担心,是宁儿让彩云来的。”洛宁在一旁轻声解释了句。

“祖母,您去看看吧!”花花道:“几个伯母都跟她一起呢!”

“行行,我们一块儿过去。”

一行人跟着花花到了后花园凉亭时,还真就看着彩云被花府的几个妯娌围着,此刻正说着话呢!

“娘,您来了。”

“老夫人。”彩云对着花老夫人福身行了一礼。

“别拘礼别拘礼。”花老夫人慈爱的道:“都坐吧!”

“彩云,虽然还没半个月,不过你既然来了就顺便给老二媳妇瞧瞧,可行?”花老夫人一脸期待的看着彩云。

“老夫人,我刚给二夫人看过了,这药膳还得继续调理着。”彩云笑笑的道。

“好好好,那就让她慢慢养着。”老夫人说话间看了眼一旁的众人,道:“都别杵在这里了,宁儿有事找彩云,你们都跟我走。”

“是,娘。”

眼看着众人离开了,花满月也对洛宁道:“宁儿,那你和彩云说说话,娘先回去了。”

“表姐,我……”

“小花,你跟我一起走。”花满月一把拉过花花,轻声道:“你表姐说府上的菊花可以制成花茶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“花茶?好啊好啊!”花花一听有的玩,也不缠着洛宁了,跟上花满月就离开了凉亭。

“洛小姐,你着急喊我来是为了什么事?”彩云见人都走了,这才开口问了句。

“我们边走边说吧!”洛宁笑了笑,吩咐侍候的人远远的跟着便可以了。

两人杏步往着海棠苑走去,洛宁才轻声开口道:“彩云,今儿叫你来,是有件事想问你。”

“洛小姐请说。”彩云轻声道:“若是我知道的,我一定会如实告知。”

“彩云,你可知面粉也会爆炸?”洛宁偏头看向彩云,表情严肃的问了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