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官方上的照片,大都是林逸的半身照,根本瞧不到他的手,但孙勤勤并不灰心,又去看《道士》。

果然,在每一集剧情里,林逸都有戴这枚戒指,这戒指上的花纹,和佩戴的位置,与清醒手上戴的,简直一模一样。

孙勤勤手足发颤,林逸会是清醒吗?

不可能,林逸是活生生的人,而清醒是鬼,她这脑洞也开得太大了。

可是,直觉又告诉她,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巧合呢?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动作,还有一模一样的戒指……孙勤勤又努力回想林逸现实生活中的声音,可惜她与林逸虽然认识多年,又还是同学关系,但她对他的了解真的好少,她都几乎无法忆起林逸的声音,甚至没怎么与他说过话。

孙勤勤揉着头发,迫使自己冷静,又继续查找资料。

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近身照,照片上林逸目光清亮,带着淡淡的笑意,孙勤勤只觉脑子“轰”得一声炸开了,这眼睛,这眼睛……难不成她真的先入为主吗?如今居然认为林逸的眼睛也特别像清醒。

胡妙也察觉到了孙勤勤的情绪波动,尊家对清醒大流氓的爱慕,那是遮都遮不住,于是便问:“尊家,您也觉得这男演员与清醒大流氓很像?”

孙勤勤茫然地看着她,声音颤抖:“也?”

胡妙一脸迷茫: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越看越觉得像,尤其是这眼睛,尊家您瞧?”指着屏幕上林逸带笑的眸子。

又拿了桌上一本书把睛睛下方遮住,“是不是很像?”

孙勤勤也看到了,捂着脸呻吟一声,她现在心跳好快,既有真相快要浮出水面的欣喜,又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彷徨和紧张。

“怎么可能呢?林逸是人,活生生的人,而清醒,是鬼,他是鬼啊,人鬼殊途。”孙勤勤喃喃道。

胡妙也歪着头,一脸不迷茫,“对呀,林逸是人,清醒是鬼,人怎能变成鬼呢?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世上确实有这样的巧合,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也会长得相像。”然后又笑嘻嘻地道,“您还别说,我听胡戈说过,罗光明和林逸在几年前,就同时租住在一个小区,还是邻居呢。后来林逸都搬走了,这不,去年罗光明买了新房子,刚好又买到林逸那个小区,与林逸又成了邻居。你说是不是很巧?”

孙勤勤豁然抬头:“罗光明和林逸之前就是邻居?”

“对啊。”胡妙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,“所以说,这世上确实有不少让人拍案叫绝的巧合。”

孙勤勤脸色又是一变,她忽然想到,清醒曾说过,罗光明是他昔日的邻居,所以才格外关照他。而现实中,林逸与罗光明,居然真的做过邻居。

孙勤勤忽地起身,一片混乱的脑袋忽然注入了一丝清醒,她又重新坐了下来,努力保持冷静,脑袋也迅速进入了高速运算中。

林逸与清醒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了。这么多巧合加起来,也未免太巧合了。不把事情弄清楚,她今晚又得失眠了。

可是,林逸在网上的资料实在太少了,想查出也查不出什么来。

秘书敲门进来:“孙总,接下来还有别的安排吗?”

这话是在提醒孙勤勤,如果没事的话,人家就得下班了。

孙勤勤道:“没什么事了,你可以下班了。”

秘书笑道:“好的,我看孙总还没吃晚饭,要去餐厅部让人给您送到办公室吗?”

孙勤勤点点头,人是铁,饭是钢,虽然现在她没心思吃饭,却也不想委屈自己的胃。

没过多久,餐饮部的便送来了晚饭,有嫩牛肉,还有鲜嫩蛋,以及一份紫菜汤。看着嫩牛肉上切得碎碎的香菜,孙勤勤忽然灵光一闪,她记得清醒不爱吃香菜来着。

对了,林逸好像也不吃香菜。

孙勤勤如遭雷击。

她忽然又想到,庞海东曾她说过,林逸叫他庞哥,也是所有认识的人中,唯一称呼他为庞哥的。而清醒确实叫过庞海东为“庞哥”。

尽管她心头也明白,林逸一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是人间清醒,但她仍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叔叔打电话了。她也只能问叔叔了,因为林逸偶尔也会去叔叔家吃饭的。

“林逸吃不吃香菜?”老孙一脸纳闷,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孙勤勤耐着性子,找了个借口道:“林逸拍的电视剧火了嘛,公司也赚了不少钱,所以我想请林逸以及整个剧组吃顿饭庆贺一下。我又不知道林逸有什么忌口的,所以就问一下您嘛。”星空影业正是该剧的主要投资商。《道士》热播,人气正旺,卖出的首播权,网络播出权,以及商广告费,星空便能生生吃下7成的利润。请剧组吃顿饭,并发红包,算得上是投资人的常态了。

“这样啊,”老孙不疑有他,这阵子他和爱人都在追《道士》呢,便道,“林逸确实不吃香菜。”

拿笔的手无意识地紧了紧,孙勤勤强迫自己镇定,又干着嗓子问:“还有别的吗?比如……大闸蟹,海鲜。”

“哈哈,还是别点大闸蟹了吧,这小子对大闸蟹过敏,还对所有海鲜都过敏。”老孙哈哈大笑地说。浑然不知,电话这头的孙勤勤全身血液都停止运行了。

挂了电话,孙勤勤脑袋一片空白,喃喃道:“林逸不吃香菜,对大闸蟹和所有海鲜过敏。”

胡妙也开始迷茫了,“整个京城吃阴司饭的都知道清醒大流氓不爱吃香菜,对大闸蟹和海鲜情有独钟。”而罗光明每次都是用海鲜来招待清醒大流氓。

孙勤勤深吸口气,“林逸真的是清醒吗?”

胡妙茫然地摇头:“我不知道啊,一个不爱吃香,不爱钱,只爱吃的鬼神……咦,奇了怪了,身为鬼,哪有不爱钱不爱香的……”

“因为清醒很有钱。他父母应该时常给他烧钱吧……”孙勤勤忽然脑中灵感一闪,赶紧拿出从庞海东处拷贝来的照片,从中找出储存了林逸照片的文件夹。

之前因为对林逸有偏见,她就下意识略过,并未点开看。

此次不同,几乎是带着激动和忐忑点开文件夹。

林逸的照片还真不少,看得出来,庞海东对他比较青睐,足足有上百张。她还真从这些照片里找到了珠丝马迹。

“胡妙,你快来看,林逸穿的这个牛仔裤,是不是清醒穿过的?”

胡妙赶紧把脑袋凑了过来,仔细打量一番,道:“当时天色本来就暗,我并没有瞧清楚。”

孙勤勤又点开其他图片,更加激动了,立及指着这件衣服:“这件衣服呢?你看,衣服上还写有99的编号。清醒也穿过这件衣服。”

胡妙看了眼,道:“可是,林逸是人,不是鬼。人间清醒是鬼,不是人!”

孙勤勤:“……”

虽然被泼了一盆冷水的她,还是忍不住道:“可是,他们同样不吃香菜,同样不吃海鲜。就连衣服都穿有一模一样的。就只差长相了。”

对了,还有身高。清醒的身高大概也在180出头,林逸呢,林逸的身高是多少来着?

星海传媒的官网上有林逸的身高,净身高183。

就连身高都差不多的。

还有,林逸叫庞海东为庞哥。清醒也在她面前这么称呼过庞海东。

这世上,真有这样的巧合吗?

“清醒的真正模样,我都见过两次了,怎么还是记不住呢?”孙勤勤扯自己的头发,一脸懊恼。

胡妙道:“虽然我也不大记得住清醒大流氓的面容,但真不是林逸这样的长相。”

“不管怎样,就算林逸不是清醒,但他与清醒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孙勤勤指着林逸那张穿着印有99数字的T恤衫下结论。

胡妙道:“应该只是巧合吧。”

“林逸称呼我表哥为庞哥,清醒也是如此。这话你又作如何解释?”

胡妙没法子解释了。

孙勤勤又继续在网上翻找搜索有关林逸的新闻。

虽然林逸才出道,但新闻热度却是不少,不过在浏览器里输入“林逸”二字,就弹了整整六大页的新闻。孙勤勤一条条地翻着。一直翻到去年,忽然被其中几条消息给吸引了。

“林逸居然光过头。”孙勤勤赶紧点开新闻看了起来,一脸古怪,不小心把脱毛膏当成洗发水,以至于头发掉光光。清醒,清醒也曾掉过头发啊……

胡妙也看到这个新闻了,赶紧道:“还真是巧了,去年这个时候,清醒大人确实掉毛了,被他的灵宠乌画给诅咒了。当时我没在现场,不过听胡戈说起这事来,确实很喜剧。”

孙勤勤也想到了什么,赶紧翻日期,林逸光头时间是在5月18号,而清醒被诅咒掉发,则在5月17号。

胡妙也看到了林逸变光头的日期,脸色也带上了难以置信。

“这也太巧合了,我都几乎认为,林逸就是人间清醒了。”

这回,轮到孙勤勤反驳了:“可林逸是人,不是鬼。清醒是鬼,不是人!”

“你说,一个大活人,有可能变成鬼吗?”孙勤勤问胡妙。

胡妙仔细想了想,道:“应该,不可能。大不了和尊家一个样,离魂。咦,离魂?”

孙勤勤和胡妙同时睁大双眼,都在想象着林逸离魂的可能性。

孙勤勤呼吸再一次紧张起来,捂着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,“你的意思是,清醒,有可能和我一个样,可以随时离魂……”但,怎么可能呢?

她是车祸后留下的后遗症,就是长空法师都找不出原因来。那林逸又是如何办到的呢?居然还成为鬼神。

胡妙妙脸色也是大变,忽然又想到什么来,几乎跳了起来:“当初胡戈也曾与我说过,那个叫黄平野的邪道士曾大叫清醒大人不是真正的鬼。当时大家都没放心上。只以为是邪道士不甘心失败的胡言乱语。我也是这么想的。现在想来,或许清醒大人确实不是真正的鬼。因为鬼是不能接触无相法衣的。”

“什么?”

胡妙妙赶紧把黄平野和无相法衣的事说了。

孙勤勤脸色微变:“你说,无相法衣鬼不能接触?”

“对,但凡是鬼,包括我们这样的仙家,都无法接触无相法衣。一经接触,便会被严重灼伤。”胡妙盯着孙勤勤手腕上的这一小截土黄色“丝巾”。

“尊家这个法衣,也与无相法宝有异取同工之处。一切阴邪都是无法接触的。”

孙勤勤神色古怪,“可是,清醒却把它送给了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因为我是生魂,所以不会被无相法衣灼伤。”孙勤勤脑子越来越清晰了,与胡妙妙对视一眼,二人同时说道:“清醒有可能是生魂!”

胡妙妙大声道:“不,不是有可能,是一定。清醒大人是生魂!他是生魂!他肯定是生魂!”几乎要尖叫了。

孙勤勤把身子抛向椅背,满脸震惊,同时为这个推断狂喜,最后热泪盈眶。

……

这边,白洁也瞧到不少“男主角打鬼的动作好熟悉”的言论,便幸灾乐祸地告诉林逸:“主人,你惨了,我预计你的马甲要掉了。”

林逸也看到这些评伦了,说实话,这比那些骂他是“戏子”都还要让他来得紧张。

好在,这些评论并不多,翻来覆去,也就那么几条而已。也还掀不起风浪。于是林逸道:“不用管他。就算认出我又怎样?他能说我就是人间清醒吗?也要有人相信才是。”据他所知,那些近距离接触他过他的道士和尚们,应该不会看这些电视剧才是。

林逸这话倒也说准了,和尚们忙着念经,争取早日成功悟道,道士们同样如此。而那些没什么实力的,才会关注这些娱乐新闻,但关注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没事本的道士连无常的影都摸着,更遑论与人间清醒近距离接触了。

于是林逸在紧张了一阵子后,又安下心来。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孙勤勤了。因为这姑娘记忆力也不差,又注重细节,观察力也强,要是在现实中再多见几次,估计就真的要穿帮了。

不过他很快就安慰自己,孙勤勤平时工作那么忙,她和自己一样,也有面盲病,想来认不出他才是。

再则,以她女强人的性格,想来不会看这种电视剧才是。

还有,她平时都没有正眼瞧过自己,加上她的离魂症已治好。他们在阴间碰上的机率应该不大。

佰度搜索 【笔趣阁小说 B I q U g H. C O M】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!